游记:九寨,如果让我遇见你[图片]

我已经不敢轻易拿起手机来看,因为只要我一抬手一低头,zz就会很紧张地问我:你的朋友有消息了?!

我们一起在这条九寨沟门口的街道上走了几个来回,天冷夜深风起雨落。

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决定,我们一起丢失了自己的同伴。

2003年10月8日,我和ZZ一起坐在成都开往九寨高速大巴的一排座位上,我上去的时候一个陌生女孩已经坐在靠窗的位子上,自顾自地吃东西听音乐,我不客气地把她从自己的世界唤醒,拿着自己的票力争一下,她就坐在了靠过道的一侧,我守着窗户占据了有利地势。

我背个登山大包一身戎装一个旅行者的身份已经不言自明,zz的旅行却是含蓄低调的。一个简单的背包塞在座位底下,身上是简单的休闲牛仔。她是韩国人,已经走遍中国大半个江山,终于不能自拔干脆在昆明——中国最适合旅行的城市安营扎寨——找了个学校学中文,同时对这个博大国家的山水风貌进行进一步的体验和研读。

可我一直没有和外国人在一起的感觉。我们都经常一个人旅行,都喜欢住最便宜的床位,都不在乎路途的奔波,都吃简单的饭菜,都差不多年龄,甚至,都和自己的同伴约了在九寨汇合。

可是,等我们找好了10块钱的旅店,吃完了15块钱的晚饭,逛完了一整条长长的街道,我们的朋友还是没有消息。ZZ的朋友是她八年前在去往西安的火车上认识的帅弟弟。可是很奇怪,电话总是接上之后马上就断掉,折腾几次后干脆没了动静。我的同伴是当初从北京一起出发的驴友。我发了短信他没有回,打电话通了没人接,后来干脆也变成“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样冷冰冰的答复。



zz显得心事很重,总是重复地说着:“他一定是想自己一个人走,一定是……”我则一个劲反复推算:
——天已经这么晚,这里已经没了车,这人很可能已经到了这里如果电话没电,怎么也会找到地方充电想办法联系;他们八年的朋友,没理由就这么突然断掉;电话能够接通,说明他很想和ZZ联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都想不出办法来安慰zz。

同时也忍不住想我的同伴,说好了到这给我电话,结果也是一样的音信全无。虽然我们仅是刚刚走过几天的同伴,可这结果太出乎预料,原因太难以推论,我无法接受昨天说好的同伴突然无声无息就此蒸发的事实。

我们研究着各种可能又一一推翻,也许,是他们丢了手机??最后,好像只剩下这一个理由还可以解释。我们甚至愿意去做这样的解释,来挡住心中隐隐的那种不祥的预感。

两个习惯了独来独往的女孩子,突然变得不那么洒脱。两颗心,一直在这黑夜里飘浮不定。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巧合,让我们一起来到九寨,一起丢失了同伴,又一起在黑夜中徘徊等待……

外面下着雨,我们在售票处看着大牌子失神了半天,为是否节省一张90大元的车票犹豫不定。我在经过了稻城的高原跋涉和四姑娘山的长途奔袭之后,已经精疲力尽,蜕化出一个只想饱览美景而不付出行动的腐化思想,无论如何不肯再背大包进沟继续跋涉。ZZ因为这个八年朋友的指引,则希望徒步上山,顺便在沟里住上一晚,然后再呆上一天。而且,她相信,如果遇到了她的这个小弟,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于是,我买了135+90的完整全票,zz买了95的学生门票,如果在明天进门前找到她的小弟朋友,我们可能各走各的路,就此分开……

可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我,明天,还会是我们两个一起走……

晚上入睡前zz一直拿着她的手机默不做声。偶尔会在我叫她的时候苦笑着长叹:“我的小弟啊——”

我比较没心没肺一点,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答不上的问题先放下,最后有时间再说。这些没有解的问题我干脆假装它们不存在,明天的九寨会是什么样呢?我不能分心,要集中精神去那里求个完美的答案,此刻只需拼命扮演一个没有约过同伴的独行者,融入这个安静祥和的夜。



未完待续

豆豆
2002.11.12 22:00

9号早上起来,zz似乎并不急着出发,磨磨蹭蹭一再拖延进沟的时间。我知道她还在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希望她的小弟能够在这个时候找到她,因为进沟以后可能就没有信号了……所以虽然我很急着出发,却不敢太催促她,直到快八点,我们还在进沟的路上东张西望,可正如我预料的: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惊喜发生,我们乖乖随着大队人马涌进上山的所谓“绿色环保”大巴。

九寨果然名不虚传。

坐在车上听讲解员讲解路上的风光,看着身边举旗戴帽的旅行成员,又一种鸭子的感觉击垮我前几天徒步爬山的成就感;到了所谓的原始森林,怎么也不如我上站的四姑娘山、上上站稻城的一个小山包,我才懒得走进去一步;可是,当我终于看到了水,那些安静、自在的水,肆意地发挥着天才的想象,以一种近乎不真实的姿态展示在我们面前,我彻底被征服了。我无法相信却又不得不承认,世界上原来存在一种东西,它真实、美丽,却仿佛不属于人间。也许人间本是这样,只不过被我们彻底改变了模样;也许这里本来是人间,只不过现在成了遥远的天堂……

我们无话可说。除了发呆、拍照,只会说“美啊美啊太美了!!”,“哇!!哇啊——哇……”一直郁郁寡欢的ZZ也振奋起来,好像觉得自己的中文水平更是不够,很夸张地大大的咧开嘴频频地看着我大笑;其实这个时候我们的语言水平都一样,因为根本就找不到什么词可以形容我们眼前的一切,那时水流,那时水静……除了相对傻笑,傻笑……

身边是一个人,许多人,还是只有我自己……都不重要了。只要让我对着这神奇的水,我就是富有的。

zz对五色海一直念念不忘,游完则查洼沟到了诺日朗决定回日则沟重游故地,而我本着全部浏览的精神要顺着栈道徒步下去,商量好我们沟口或旅店汇合。

我一个人捧着相机,一会儿F80一会儿数码,魔术般的变换着手中玩具,和专业的支三角架人士和专业的对景留影人士相比,到处东张西望比比划划显得有些那么夸张,终于引得前面一个蟀哥频频回顾,在终于接近的时候逮我问话:“你是做什么的,手里工具这么全……”他叫阿远,还有他的朋友阿丰,两个广东人一个东北人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我帮助他们把剩下的饼干消灭得一干二净。

他们第二天要去黄龙,我想也好正好今天把九寨的全部景点也看了个遍,既来之则走之,黄龙那么有名久仰已久我还是去走一趟的好。

阿远是个急性子的人,难为他和到处支脚架按半天快门的阿丰走了那么久,在已经失去精神的日光中的盆景海看了一眼大呼撤人。正好来了一趟班车我们跳了上去,车刚一启动前方赫然亮出一个古朴的村寨——荷叶寨!天哪,我一路下来最想留连的地方!我一路只能路过不能停留的美丽原始的藏族村寨!!这么一犹豫,我已经失去了疾呼下车的时机。漂亮纯朴的荷叶寨,我痛心地看着她在我命运中擦肩而过……

到了门口下车我要等zz独自留了下来。天冷夜色将临我要离开的时候来了一个电话:“我在树正寨找到了住的地方,这里很有藏族风格,我决定住下,明天再玩……”是ZZ,她果然实现了她预想的行程。我已经和阿丰阿远们商量了要去黄龙,可……我还是张罗着找去上面的车。

现在已经没有上去的车,最后几趟车下来人都散了值班的人也下班了,我又和几个当地的女人等最后一趟接当地人的面包。

在冷风中冻了半天,我的相机没电了,胶卷不够了,我们的大包还在沟外的旅店里——突然一种弹尽粮绝的感觉。我找到刚才的电话,告诉zz我要走了,明天去黄龙,包我给她寄存在旅店里。她显得很吃惊,一再问我明天出发的时间,看来,我们再见不上了……

我一个人出了门口,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缩着肩膀在冷冷的街上往旅店的方向走。

昨天这个时候,我把原来的同伴给丢了;今天,现在,我又把zz弄丢了……我原来还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人,注定要孤独地面对一个漫长的黑夜,和一个前途未卜的明天……突然哪都不想再去,我的脚步沉重而缓慢。

路过阿丰阿远的宾馆,想着是不要进去和他们商量一下明天的行程,不知不觉踏进了宾馆。握着他们的电话,我坐在宾馆大厅,前面电视里放着九寨黄龙的风景片。此刻重温这九寨的风光,确实亲切。九寨的风光,并没有因为刚刚看过而显得平淡。

我到底是该和今天遇见的广东朋友去黄龙,还是干脆买张票明天继续逗留在九寨,去遇见昨天一直相伴的zz?我看着九寨的片子,等着它继续,让我预览一下黄龙的风光,那时,也许我会做出真正的决定……


豆豆
2003.11.17 23:32

上一页:<< 游记:黄龙,遇见你我没有错
下一页:推荐10件户外旅游装备 >>
  • Technorati Search Ping.该日志的引用地址:
  • http://blog.cjzg.com/trackback.php?id=47

发表评论:

名称(*)

邮箱(*)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Copyright © 2004-2011 CJZ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Dongjin Net

版权所有:九寨沟旅游 . 网站ICP号:蜀ICP备11011674号 九寨沟天堂旅游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