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黄龙,遇见你我没有错

我耐心的等赵忠祥从九寨讲到黄龙,反正今晚无事可做。电话突然响了,是zz!她正在我们的旅店等我。来不及问个究竟,我撒开已经等了大半的片子,急匆匆地往回走。

原来zz还是找到最后一趟车下来了,并说明天愿意和我去黄龙。“反正也是很有命(名)的地方嘛!”边说她边笑,有点自嘲地笑,并不断地重复这句话重复着这种笑。

我知道她和她八年的朋友约了在九寨相聚,没有见到她的朋友,可九寨就象她朋友的朋友。那小弟介绍了她来这里,也告诉了她怎么在这里行走。也许在这里呆着,就像见到她亲爱的小弟,看着这里的山水,按照他的提示行走,那就是他们交流的一部分。

“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来这里了,既然来了,那我就去看看吧……”是我转了她的心意。我打乱了她的计划。她还没有把九寨完全走完,她本来在里面找好了藏族风格的地方留宿,她本来可以继续领略九寨的风情,是我,我把她从她想去的地方拽走,让她找其他理由来说服自己这个选择。

我很惭愧,忍不住的自责。为什么要zz遇见我?!我们原来不一样,她只想完全投入她喜欢的地方,而我却要狂奔在所谓的景点与景点之间,以为可以得到尽可能多的收获。可是,我的心情匆忙漂浮在路上,却几乎没有沉静下来在哪一个地方停留。

zz深情的给我讲她再次回到五色海的感动,我却无法把下午走过的那么多海子讲出个一二。突然发现,我这场旅行,原来是如此苍白!

突然我不知道该去哪里。九寨这一页我还没有仔细地读过,黄龙那个段落错过了这次,我却不知何时才能够翻得到。

我们只剩了一天时间。过了明天,我们就要回成都,再回各自生活的地方,上班、读书……

无数人说去过九寨再看黄龙已没了味道。我们还要再重蹈这样的覆辙吗?

我和zz又陷入了不知何去何从的境地。我对黄龙一无所知,就像昨天的九寨——“据说是钙化的结果吧……”

“哈哈,白水台……”zz又那么夸张而又有点自嘲地笑起来。她说过白水台是她去过最失望的一个地方。希望这不是她的又一个可笑回忆。

“我想,如果离开这里,我是不会再来的了,所以,我去!”zz突然坚定起来,她过几个月就要回韩国了,回去过她该过的生活。

我却还在犹豫,这让zz也无法那么坚定,直到她说那里海拔有4000米那么高还要徒步才能上去,我才定了主意,“我去!”完全置几天前痛苦的高原反应于不顾。好像海拔4000以上,就兴奋

于是阿丰阿远、zz和我,一同进军100公里,就在翻过山越过岭的时刻,天空豁然开朗,阳光灿烂得一塌糊涂。刚才一直阴着的天突然象是被我们甩到了山的后面,独自郁闷去了……

在山峦迭起的深处,有一处云雾升起的地方,司机告诉我们,那里就是黄龙。

也许是期望值过低,黄龙清澈的水池和钙化的曲线让我们很是惊喜。黄色的石壁一湾一湾盛着或绿或蓝的透明的水,让它们在杯底闪烁流动。我和zz不禁对笑,“没有白来没有白来”,宽了心沿着一路倾泻而下的华池钙华拾阶而上。



游得一回我们下来快到门口的时候,zz的电话响了,她拿起电话,神色突然变得紧张……

“你现在在哪里?你怎么了?我去看你啊看你啊!!!!!!”

zz几乎要哭出来,加快了脚步拼命往门外跑。

是她的小弟,在广元去九寨的车上出了事,手受伤了,手机丢了,腿也“出了个洞,还在流血”……那条路很不好,他们推车,很多人受伤……

我心头一紧,想起那个一直没有联系的同伴,急急去问电话的那头:“你们的车从哪里来啊?有没有路过那里?!”我怅然地放下电话,心头一直不祥的预感突然烟消云散,如今早消失掉的阴云,干干净净。我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豆豆
2003.11.23 1:27


后记:第三天我那趟成都回北京的火车在广元遇到铁路塌方,绕道停停走走晚点十一个小时才到,再次证明了那段陆地的不稳定。而那一直没有联系到的同伴就和我一样在那趟倒霉的火车上,我们隔着一个车厢,一同渡过了三十多个小时,而互不知道。

上一页:<< 游记:九寨沟日志
下一页:游记:九寨,如果让我遇见你[图片] >>
  • Technorati Search Ping.该日志的引用地址:
  • http://blog.cjzg.com/trackback.php?id=46

发表评论:

名称(*)

邮箱(*)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Copyright © 2004-2011 CJZ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Dongjin Net

版权所有:九寨沟旅游 . 网站ICP号:蜀ICP备11011674号 九寨沟天堂旅游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