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九寨沟日志

(一) 11月5日-6日

下午一点半我随口问KK她去九寨沟的事,她说,“明天就走”。两点钟的时候,我决定和她一起。然后KK放弃跟团,帮我去订打折机票,我则急急忙忙开始请假,找网上的九寨沟攻略,把周末的一切约会推掉,并且告诉了王飞我的“创举”。她气得不轻。九寨是我多年来的DREAM,假如十月有空,我原本会安排一个自助游程,从机票,路线,装备,时间,费用等等作好详尽的算计,而游伴早定了是王飞。拖到十一月份,我俩已对此事绝望,以为又会拖到明年。谁知道我这样疯狂,和另一个女孩,背上行囊,轻轻地便飞了过去。

中午到成都。KK的朋友们正在机场附近,就过来接了一起在农家吃饭。他们前一天刚从九寨回来,一个个都晒得黑黑的,因此一味提醒我们要带防晒霜,系数越高越好。他们是借着开会的名去腐败的,对我俩的无组织无计划深表惊讶与担忧。我们无谓的神气又让他们不得不叹服:小女子不容小觑。下午落实住处。逃亡推荐了宽巷子的青年旅馆。我们去看了,地方很不错,整条巷子都是典型的川西民居,带小小的植满花草的院子。几个老外闲闲地坐在院子里,其中一个长得很象小贝。可惜标间全满了,呵呵,由于自虐的计划打算从离开成都才开始,其余的床位,看上去有些难以接受。辗转去了武侯祠对面的青年旅舍。标间也满了,要到一个三个床位的房间,带卫生间和淋浴,按标间的价格给我们,120大洋,不会再安排人入住。淡季的缘故,我们最终没有遇上预想中的结伴而行的帅哥,似乎大家都躲在房里,整个旅馆里冷冷清清,感觉还不如宽巷子里头的那个热闹。只有楼下小厅里异国情调的木桌椅和吧台,还有过往青年游客的那些“梦之旅,梦开始的地方”之类的留言,叫人依稀闻到到它盛期残留下的浪漫与热情。

九寨沟的机票很抢手,淡季依然没能让我们买到去的机票,只好买回程,410大洋。这笔开支比较腐败,我们六天的行程不容许我们来回程都坐巴士。BTW,我临走下载打印的新浪旅游论坛里的攻略,一路被俺们奉为宝典,碰巧是个比较腐败的。俺是在松潘明白到这一点的。这个以后再说。

晚上逃亡过来,请我们吃串串香,钟水饺。真是便宜又好吃。印象深刻。只是只吃白锅被逃亡嘲笑了,还有我在油腻的店堂里狼狈地滑了一跤。就这样我们蹭到了在成都的第二顿饭。吃完了逛春熙路的伊藤洋华堂,买零食,干粮,水果,和顶紧要的防晒霜。并且在药店锁好大门以后哀求开门买了一包白加黑,以防备可能致命的感冒。逃亡很照顾我们,KK说他让她想起了我的前领导,那个曾被赞为同时皆具了文人与游侠气质的重庆人。BTW,他长得象黄日华的说。结束后原先想去和一起吃农家菜的朋友泡泡成都的吧,找找不同城市的声音,为保存体力计,放弃。而我失眠一夜。

(二)
11月7日

睡得不好,所以早早起床,打算赶8点出发到九寨沟的车。还没刷牙我就接了个长长的电话。KK也不催我。两个女孩总想着这里的车大概象杭州的机场大巴似的,每半小时就有一班,这班赶不上就赶一班呗,因此并不十分着急。退完房还气定神闲地在韩包子吃早饭,也是攻略上提过的地方。等赶到新南门车站,已过九点。没想到从新南门去九寨的车只有八点的,而且车票最好还得隔天买好。我们顿时傻了眼。门口的出租车司机怂恿我们包车,两千块钱!!去死。

鬼使神差的, 我们去了新南门门口的一家旅行社问还能不能买到今天去九寨的机票,遇到了这次旅行中起关键帮助作用的贵人。一个帅小伙子听了我们的悲惨遭遇后,给我们一个建议:去茶甸子车站坐到汶川或茂县的车,再从那里转车去松潘。不过他不能确定是否这个时间恰好有这样的车次过去。打电话给茶甸子车站,听他们说有一辆傍晚出发的卧铺车,开一夜,第二天早上六点能到九寨。我心想这挺好,还能省一夜住宿费。转车的建议似乎难度太大了,那些地名我们都记不住。帅小伙却提醒我们车在走夜山路时候的危险性。似乎最近刚出过事,死了什么新加坡的游客。我们不再犹豫,怀里揣着小伙子给我们的电话号码,困难的时候要向他求援,还有他相约日后邀上一群志同道合者组队同去稻城亚丁自虐的建议,火速前往茶甸子,赶去汶川的车。前途漫漫,全是未知数。

车子十点半出发。是一辆破破烂烂的小巴,没有空调,似乎一直是用二档的车速在慢吞吞地晃悠,一路载客。我们心急如焚,不知到汶川能不能顺利转到车,司机竟明确告诉我们今天从汶川到松潘只剩下两点开出的一趟,而我们这辆两点是到不了汶川的。还好,司机同意打电话给汶川车的司机,叫他在站上别开,等着我们。暂时松了口气,焦急无用,我穿上厚羽绒衣,以防一路过去越来越冷而我睡着了要着凉。结果完全是多虑,我怎么努力也睡不着,看着KK在前面一路东倒西歪睡得死死的,心里嫉妒得要命。这种嫉妒简直贯穿了整个九寨的行程:我总是不能睡,而她总能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睡觉补充体力。

汶川是一个羌族人聚居的小镇,可以买到精美的羌饰。我们却不能稍事停留,两点二十分,急急踏上那辆等着我们的大巴,向松潘奔驰而去。司机一路放着用迪斯科音乐混音而成的各种少数民族的民歌,音量狂响。实在太佩服KK了,她还是睡得着。我彻底放弃睡眠的企图,听到身前身后的乘客,都在情不自禁地跟着音乐哼哼。凝神窗外,山间几片呈玉色的湖泊,让我惊为天人。当然这种吃惊等到了九寨以后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途中遇上一辆抛锚了的要去九寨的旅游团包车,拦下我们要求到松潘后继续把他们带到九寨。我大喜,心想天无绝人之路,居然还是让我们今天宿到九寨而非松潘。可惜价钱没谈拢,游客们最终被抛在路上,预备继续等一个小时的车来解救他们。我和KK安分地留在我们的车上,继续前行:假如今天注定只能留在松潘,我们就把玩九寨的三天压缩为两天,明天可以在松潘骑上一天马。我照攻略留的手机号,联系到“快乐的小路”,叫他们帮我们定太阳河的房间,一步步把攻略上所有的陌生名字变成现实的体验。真是奇妙,我们的充满变数的旅程。其实,在这样的旅程中,即使有详尽的计划,也未必能完全照办。走一步算一步,也许并不是坏事。

到达松潘,天已经黑了。快乐的小路的人把我们带去太阳河。按照攻略,我们把价钱从120砍到100,并且向经理争取到了免费早餐。安顿好以后去不远处的“快乐的小路”骑马公司。原来只是一间门面房,几张桌椅,贴了一些牟尼沟的画片。我们和一群马夫围坐烤火,吃撒满了牦牛肉的清真刀削面,商量明天的行程。去景区牟尼勾和大草原要两天时间,而且这个季节那里据说也并不好看。我们只是想体验骑马登山的乐趣,只要一天就好,可惜不能享受野营以及篝火晚会和烤全羊。80元每人。订路线的时候我给马夫看我带的那份攻略。网上对他们这些人的描写很多,他们自己却不常得见,此时看别人写自己,饶有兴味。回族小马夫蒙军看得尤其仔细。我猜他注意到攻略上“小马夫们的歌声放浪,老马夫的歌声悠长”的话了。他生了一张可爱的红扑扑的苹果脸,,很快,在我们中间, “小苹果”的雅号便被叫开了。我和KK抢着要坐他的马,把他给乐的。
(三上)
11月8日 阴

早晨9点,我和KK一副吃定了霸王餐的架势,享受完我们的“免费”白粥馒头花生米,不理会服务员向我们讨付费餐券的徒劳,径直出得门去,马队已经在门外等我们。除了一群马夫,我们今天将有另三个游伴:一对上海来的年轻夫妻,生得白白净净;一个来自以色列的小伙子,说话略带羞涩。马夫们把我们一一扶上马,一行人,出得古镇,直放群山。

我骑上的是“小苹果“的马。这是一只顽皮的马,总不愿跟着马队,想着法子要旁边溜。刚要开始爬山,竟然趁着落在后面,掉头就跑。我惊得大叫,竟要掉下马来,觉得这比嘉年华那些程序控制的冒险游戏要令人胆寒得多。小苹果追来勒住马,一个叫李国强的马夫把他的马换给我骑。

这匹马真合我意。又高又大又乖,翘翘的耳朵,黑亮的棕毛,长长的睫毛温柔地垂着,真让人想不爱都行。遇到陡峭处,看马爬得辛苦,竟觉得心疼。一路只见它和李国强的另一匹马,一忽儿先,一忽儿后,紧紧相随。我疑心这两匹马是夫妻,不过马夫们说它们都是阉过的:(

骑马登山对于我们这群平原上的城市人来说,实在是难以形容的经历。最初的紧张感一过,我开始享受其中。时已过深秋,那些不知名的群山,略显出颓象,但植被还是有些丰富的色彩。随着我们越行越高,视野越来越开阔,只觉得心旷神怡。小苹果受了昨日攻略的盅惑,自负有高原民族的好嗓子,一路将山歌唱个不停,时而高亢悠长,时而欢快轻佻,引得马夫们都跟着唱和。我是多么爱唱歌的人,此情此景,早叫我心痒痒得慌,苦于不会唱他们那些歌,加上脚跨高头大马,俯视脉脉群山,得溜得溜,得意非凡,竟不自禁地唱道:
“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突然一天我心血来潮,骑它去赶集”,。
惹一片哄笑。

说笑间已经走到一处比较平坦的山头。在半山的时候,马夫们曾指着上头的云告诉我们,我们待会就要到钻那些云堆里去。而此刻我们果然便开始腾云驾雾了。我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朋友分享我的得意。突然间我们五名游客的马撒腿跑了开来。以色列小伙子在最前头,竟不思量停住,不断驾马,直向前冲。我们几个的马不甘落后,一味追赶。马夫们并不追来。等到这场由以色列人引起的混乱终于平息后,马夫们才上前来直冲他喊“dangerous! dangerous!”。据说刚刚真的很危险,马夫们是不能上前来追的,追赶只会逾发刺激马群。而我们几个呢,有说紧张的,有说奔了一下挺爽的。只有我,好象并没觉得特别害怕,也没觉得特别兴奋,只是紧紧拽着俺的手机,生怕俺的7250掉了。哈,真可惜,没体验到这个策马江湖的豪情。



雾散了片刻,我们在山顶对着远处阳光下的神山雪宝顶出了一会神,它很快便又淹没在云海之中。接下来饮马,让马休息,吃草,小苹果的那匹坏马从我手边抢走了KK带来的最后一块小蛋糕。我们趴在草地上聊天。以色列小伙子辞了他的工作,这几个月里走了中国的新疆四川,按照BOOK的指引来到这里骑马,接下来会去云南和越南。他在家乡的工作之一是种苹果,自己有一匹马。怪不得他如此大胆,敢对马如彼驾驭。这时候,马儿们三三两两地散到略下一点的地方,身边蒸腾着缭绕山头的云雾,我仿佛看到天马,恍惚间疑是梦境。手机却煞风景地响起来,竟是浙江移动来催费的短消息。以色列人大惊讶:这里居然有信号。

继续前行,是下山的路,马容易失前蹄,我们只好步行。这段路走得我很辛苦,因为我不擅长走下坡路,一路掉队,连山坡上的牦牛群也无心欣赏。等后来再坐到马背上,发现马儿在走陡峭的山坡路时,都是走Z字路线的,觉得它们很聪明。这样,过了正午,我们才姗姗赶到吃午饭的地点,我的马夫李国强的家,在山中的一个小寨子里。

(三下)
李国强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一路却赞我美丽,我都快要信以为真了哈哈。在他家里我们看到了凶猛的藏獒,晒得黑黑的小孩子,还用了那个难以形容的木头搭的茅坑。坐到厅里,他为我们每人斟上一碗酥油茶点饥。我居然十分喝得惯,一气喝了三碗,味道好极了。热闹了一阵,小苹果开了卡拉OK大唱九寨之歌,KK,以色列人和那个上海男生却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颠簸了大半天,在马背上不觉得,一坐踏实,大家都累了。我浑身象散了架一般的疼痛,哪里还睡得着。

午饭两点多开吃,是菠菜土豆宽面,李国强的嫂子做的。那个女孩,十六岁嫁进来,现在不过二十一二岁的光景。面里的菠菜真的好吃,鲜嫩无比,现在想起来我还流口水。冲着菠菜我们全体都要求添面。我把土豆全剩下了,跟他们说我来自一个不吃土豆的民族:P

吃完继续上路。李国强的马要留在家里,不给我骑回镇上。小苹果信誓旦旦,说现在他的马已经很听话了,我只好又坐回他的马,结果这坏马让我再一次演绎了马背惊魂,我差点又要摔下马,惊惧万分地大声尖叫要换马。后来换到一匹矮矮的小白马,和马队的溜的溜地一路沿公路颠了回去,这一阵颠越发加剧了我浑身的酸痛。

四点多回到“快乐的小路”,我们决定今夜还是宿在松潘。松潘人挺好的,完全不象别人事先担忧的那样会为难我们。我一个随身小包差点忘拿,还是他们提醒了我。在马队人的推荐下,我去看了旁边的一个叫友根旅馆的地方,KK去买第二天去九寨最早的车票。友根旅馆闹中取静,房间是这家人家的木头阁楼,简陋但是干净干燥。主人是一对老夫妻,热情得让我们都觉得不好意思。老婆婆给了我们一个三张床的小房间,一人给十块钱就行,也不会再安排别人入住。有这么一个细节:屋里没有挂毛巾的地方,我为了把毛巾挂在木桌子的横梁上,拿出餐巾纸擦了擦横梁,餐巾纸上居然还是雪白的。实在是折服。这个镇上其实有很多这样的家庭旅馆,床位都便宜得很,自助游的老外特别喜欢住。相比之下,太阳河的房间没有空调,除了能洗澡,没什么优势,性价比差多了。而且附近有不少公共浴室,条件不错,一格格的包间,都带浴霸,洗一次才三块大洋。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现手头的攻略不用全盘照搬的,那个有点腐败了。

安顿好住处,我们终于可以好好打量这座汉回藏羌聚居的古镇。入了古城门,中间的路在修,很不好走,沿街都是各色小商店,我们一路讨价还价,买了藏饰和牦牛肉,在一家卖狐狸皮的店里,老板还拿出其珍藏的一条贵重的雪白狐皮给我们围上留影,其实他知道我们不会买的,只要我们把和他的合影寄给他便满足了呢。



结束后我们去赴上海夫妻的约。他们昨天在“潘龙饭店”吃的晚饭,很满意,今天订了只野鸡,邀我们同去。我们的攻略上推荐的是“玉兰餐厅”,他们看的攻略显然推荐了“潘龙饭店”,总之镇上几家小餐厅估计在驴友之中都有不错的口碑。在“潘龙饭店”我们围炉烤火,喝 “砖茶”,看驴友给老板寄的照片和信件,吃老板娘做的野鸡,回锅肉和牦牛肉,一桌菜才花了六十,我们AA。老板黎永奎太有意思了,昨日大概与那上海男的相聊甚欢,今天拿出用52度的烧酒酿制的药酒,和那男的斟饮,喝着喝着便高了,话多得不得了。男的看上去很文气,不太说话,竟是爽快,一杯杯的,也不推辞,微微笑着不知不觉就喝了半斤。女的在旁边偶尔柔声提醒他少喝些。他们这一对,这样淡淡的一路走来,看不太出激情,却叫我不由不将他们那丝内敛的感情想象得无比深沉。

晚上, 我去附近的伊清浴室洗了个巨舒服的澡。浴室厅里的沙发上,一只丁点小的灰色花猫蜷成软塌塌的一团,看不到脑袋,我心里溢着暖暖的感觉。这把烫烫的热水澡,让我活开了血脉,筋骨的酸痛得以舒缓。而KK则饱尝了偷懒不去洗澡的恶果,第二天在九寨沟里头简直举步维艰。这是后话。是夜,在友根旅馆的小木屋,我躺在自己带的睡袋里,盖着旅馆的被子,十分温暖,一觉睡到天明,比较满意。然而KK在床上由于酸痛而辗转反侧的声音,我迷糊间全都听到了,印证我可怜的浅浅的睡眠。



(四上)

11月9日-10日
终于要切入本次旅游的重点了。天蒙蒙亮,我和KK千辛万苦地洗好脸刷好牙,赶上了头班去九寨沟的车。(没有自来水,只有一大锅热水用搪瓷杯任取用。尤其我还得把俺的一头长卷发给浇湿了上啫喱,您能想象到我的痛苦吧?)一辆小破车,快到沟口了还玩熄火。我们果敢下车拦的,求人家嘴短,没得商量,一人十块钱带到沟口。这样成都到九寨路费共花去89,好象还比直达的便宜活活。

淡季门票加车票共170大洋。旺季两百多,不过我以后一定会旺季再来一次的。不该因为人多或门票贵而错过这里最美的季节。众所周知,九寨沟里头现在已经不让住人。而众“驴”周知,九寨沟里头是可以偷偷住人的。网上教人在沟里住宿和逃票的文章海了去了。我们一路都在犹豫九寨沟的住宿问题,最后抵挡不了那罪恶的快乐感,咬牙背着大包进了门。进门前30秒还在商量万一被人拦住了问干嘛背包进去明摆着想住在里头,俺们该怎么答。结果根本是多虑。嫩贼一双!?

按攻略上教的,不要心虚,在沟里唯一可以暗地里住宿的地方——树正寨——要求下车。我们找到了昨天上海夫妇推荐的人家——则珠塔家。则珠塔不在,一个叫小赵的看门。我们把床位价格谈到20元每人。可能别家有一些是15元的,条件好象没这里好。起码这里是砖房不是木屋,还带个电视机和小卫生间,虽然电视机打开后什么没有,卫生间的水龙头不出水,抽水马桶是坏的。可以托他去买搞到九寨沟口最火热的容钟尔甲演艺厅晚会票子,票价100元。上海夫妇很推荐。

沟里的游玩没什么好说,看拍的照片更直观。既然此文是以给后来人作攻略为初衷的,就简单介绍一下。
一、 关于逃票:逃票问题与路线息息相关。路线正确的话,第二天基本可以不坐车,步行足矣。我们非常鄙视旅游团以短短的一天时间在车上走马观花的玩法,九寨沟值得一走。其三条沟呈Y字形分布。如果玩两天,建议第一天别象我们那样晚到,一早进沟,先坐车到Y上部的两个最远端。左边的则查洼沟只有两个景点,很快就可以玩完。而最精华的日则沟,景点密集,可以先到最上的原始森林逛逛,再坐车回到鉴竹海一路走回诺日朗坐车回树正(Y字交叉口,游车中转站)。这样第二天就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在住处附近的树正沟兜个够。我们比较失败,第一天下午玩完则查洼沟后,被告知原始森林下午封路,车不让上。只好先玩树正沟。为了第二天能顺利到达10公里开外的原始森林,乖乖地主动补票。车票70加手续费50,比直接买二次进沟联票还贵。然而第二天早晨整个九寨沟被皑皑白雪覆盖,原始森林依旧封路。早知如此,应该听从驴子们的建议,从树正寨花30元打车到珍珠滩,混在旅游团中逃票。正宗逃票的哪能象俺们这么老实,一早从树正寨上车,硬被逮个正着。让俺郁闷的是,老实补完票后居然一路再没人查票。好歹也意思意思查一下,俺心里好平衡些嘛:(。
二、 关于天气。则查洼沟海拔最高,第一天到的时候整个是让人屏息凝神的冰雪世界。其余地方还是残秋光景。第二天一早起床,一夜初雪使得整个九寨都成了北欧童话。待中午太阳一出,冰雪全部消融,重见五光十色。这次得以饱览秋冬,运气不错。虽然下雪,我穿厚毛衣加皮背心就够,带去的羽绒服大部分时间提在手里,倒成了累赘。年初我冬游黄山也就穿这么多,皮背心很管用。KK第一天走路有困难,早早回寨子里休息了。我独自绕树正沟里里外外走了个完整的圈(很伟大哦,DOULB的路程),天黑了旅游车都没了才从芦苇海沿车行公路返回树正寨。月黑风高,荒郊野岭,孤身一人,越走越冷,不时有张牙舞爪的重型卡车顶着刺目的车灯呼啸而过,我胆子再大也不禁瑟缩。于是一路小跑着回去,跑得热血澎湃,满脸通红。(据说有人在九寨里头有轻微的高原反应,我怎么还这么活蹦乱跳的?此处不得不崇拜我自己一把)这里昼夜温差较大,房间看上去有些阴冷。我晚上穿着一身棉毛内衣,再加一件巨肥大的南极人保暖内衣,钻进睡袋,盖两床被子,两床毛毯,一副冻死鬼架势,但自我感觉舒服暖和。临睡前服食白加黑防感冒兼防失眠。
三、 关于吃饭。九寨沟里只有诺日朗中心站供应25元一份的快餐,看起来很倒胃口。最好还是自备食物。我和KK两天的午饭都没正式吃,饿了就吃巧克力开心果牛肉干。还是比较女生气呀!沟里的零食午饭其实很诗情画意,到处都很美。在老虎嘴的石凳上,我和KK俯瞰九寨沟最值得自豪的“五花海”全景,一边分食在松潘买的瓜子酥饼,简直飘飘欲仙。晚饭是小赵做的。15元每人,二荤加一蔬菜汤。小赵厨艺一般,将牦牛肉与回锅肉炒得很咸。我们想再加个绿色蔬菜都未遂。估计这里蔬菜比较精贵。早饭则因为抱定主意不吃午饭,就着蔬菜汤硬撑了满满一整碗黄澄澄的蛋炒饭,5块钱。


附:关于吃,可奉送一 “丑闻”:第一天开玩,出寨后发现地图没拿。KK派我回去取,顺便抓一把开心果来吃。我回房后迅速目测到地图位置,接着找到开心果,整袋拎了开开心心跑去找KK了。走了大半晌KK想起看地图,俺在口袋里掏了半天,告诉KK,光顾着开心果,地图忘拿了。KK昏倒。


四、 关于摄影。天气较冷,电池很不经用。我前后共用了26粒电池。建议多备电池多带存储卡。我和KK的存储卡加起来不过192M,我64M的卡头天就宣告爆满,第二天死皮赖脸地求KK给我用她的相机,一边拍还得一边回头去删在松潘拍的照片,直用光其最后空间才罢休。九寨沟是摄影家的天堂,当然它不拒绝象我这样用傻瓜数码自得其乐的菜鸟,片片也异常迷人。有些不如意。在我独自沿栈道走在树正沟的途中,我曾与三只野鸭不期而遇。其时天色已晚,游人渐少,四周静悄悄的。海子的颜色那样奇特,海里的黄藻枯木鲜艳得妖异,时间仿佛凝固了。我逗留许久,非常想拍一张好照片,只要一张就满足。回去看后伤心欲绝。重新购置DC的欲望至此空前膨胀,三年前购置的傻瓜DC老早解不了我中的摄影之毒,背着“大炮筒”和三脚架四处奔走,似乎可以不以为苦了。

九寨沟的景色实在没法写。形容“美丽”的话语泛滥了就成了辞藻的堆砌,而文字又太过苍白。九寨里一路走来,耳边常响起那些南腔北调:“NND, 真TM美!”是呀,我心底暗道:NND,真TMD美。

(四下)

旅程将近尾声,我只好作沉思状,说说途中遇到的那些人。沿日则沟下山的涂中,雪铺满了山中栈道, KK已从疼痛中缓过气来,健步如飞,我却不善于走这种会打滑的下坡路,不久便与KK走散了。我错往原始森林方向而上,直到发现脚下的雪洁白松软,不象被众人踩过的样子,才意识到长时间仅我一人在此路流连而已。(正是在那里,有了那张“通往天鹅湖”的PP。如果一直走下去,真的可以走到天鹅海。我绝对相信里面有天鹅。小赵说过冬天海子里时见天鹅芳踪)。走错路加走得慢,我落在KK后头一大截,直到熊猫海瀑布才重新遇见。那里有一段非常陡的下坡栈道,每层阶梯上都盖着被游人踩出来的薄冰,我扶着旁边的栏杆颤巍巍地走,觉得这简直要了我的命。突然身后一老外斜插到我前面。我正错愕间,他竟不住回身,象教小孩子那样,教我走路,叫我跟着他的脚步一步步前行,在前帮我挡住滑下阶梯的危险。这个四五十岁的绅士来自爱尔兰,把我带到安全地带后,主动要求给我和KK留影,然后与他的两位年轻同伴走了。而我所能做的,只有不停道谢而已,再次证实语言的苍白无力。我向来对GENTLE的男人有好感,只是城市里那些,太难辨别真伪。旅途中你无须质疑,一切都本色真挚。在路上,遇见形形色色的许多人,在生命里一晃而过,因此你可以经历形形色色的感动,真好。


还想说说关于“天堂”。那晚,因贪恋则朱塔家红色饭厅的温暖,我坐了很久,与小赵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说起九寨与杭州哪个才是天堂的话茬。逃亡的天才表弟曾说:看过了九寨,会发现西湖只是一泡水而已。他说得没错。然而就算看过九寨,我仍旧不认为西湖不美。西湖的美,透着雕琢过的精致,但不造作,在恰倒好处的位置,安了恰到好处的一处飞着玲珑檐角的亭子,或是长着曼妙身躯的曲桥长廊,时时给人于惊鸿一瞥间的悦目。那些个精心栽值过的柳儿兰儿桃儿李儿,樱花荷花金桂银杏,哪个季节都不让这泡水显出单调;那些个临着水的酒吧咖吧茶馆饭庄别园,哪一处都有的是情调有的是风情。而这种情致,过客只能远远观望,若论品其真味,再没有人比坐拥西湖悠闲过生活的人得其极至。我爱看那些在湖沿上荡着脚看报纸的,在湖边的长椅上晒着太阳打毛线的,在草地上围坐成一圈打扑克的,还有在夕阳下依偎着或拥吻着的,他们本身就是令人心生赞叹的风景。再没有哪个城市寻得到这样随意的巨型公园了,它只是天堂落入了凡尘,借着其天赋,再顺了人们的意思,给人们舒坦过日子的。而九寨,它本就是天堂的归属,要去看它的人,多少须辛苦跋涉的;置身其中的,总带着小心翼翼,惟恐惊动了它的脱俗。我和KK就很少在九寨里给自己留影,自己出现在照片里,没的破坏了她的唯美,景与人都黯然失色。而九寨的生活,再清高,毕竟比不得都会温柔乡的纸醉金迷,城市俗人住一周可以清心,住一生,怕不惯。那里是容不得富贵浊气的天堂。杭州是人间的天堂,住几天,不够的。

所以当我和KK出得沟口,到达沟口的九通宾馆,连平日普通宾馆里那些最常见的一次性杯子牙刷小肥皂,看起来都变得格外亲切。我们趴在柔软温暖的床上,再也不愿动弹,晚饭点了些南方菜肴让人送入房中;明日去九黄机场的大巴票,也是在电话里用尽威胁利诱装可怜扮深沉等浑身解数,生生地让人答应送票上门。我下楼拿票的时候,送票的帅GG(受不了,一路过来碰到的GG都满帅的)带来意外的惊喜:原本不到九寨宾馆接客的机场大巴,明天会专程过来接我们! KK大佩服,不知我又使了啥招数,竟能争取到这等好事!忽忽,其实还是一句话,旅途中的兄弟姐妹们好呀!:P

11月11日
飞机虽然误点,总算在中午抵达双流机场。由于旅途的兴奋而一度被忽视的疲劳终于在这一天显出原形。昨夜我在九通又失眠了,只睡着三小时,今天困得睁不开眼,眼圈黑黑的。到了成都,被城市的气息一熏,又立即感觉饿得能吞下一头牛。两个女孩立志好好犒劳自己一番,寻到“皇城老妈”,要大吃一顿。可惜“皇城老妈”巨贵,菜量又少,只勉强把自己塞饱了而已。今天很多收尾工作要做,打了电话给茶甸子的帅哥报平安,他已辞职筹备自己的旅行社,我和KK竟是他在那家旅行社最后两位客人。上海夫妇短信KK,他们正在长江三峡上漂,有些无聊,开始想家,羡慕我们遇见九寨雪景云云,并约了以后一起出去自虐。

下午按照计划,约好蛋去泡有成都特色的茶馆,打发时间兼品味成都,去了逃亡推荐的“陕西会馆”。三个人都不懂喝茶,糟蹋了。我们于是怀念起杭州的那些茶馆,点上一杯茶,满屋的小食茶点,干果水果,蜜饯凉菜,多少随意,可撑死方休,何等的爽快。

晚饭蹭KK之友去美领馆那条街吃白果鸡,他是拓展训练培训师,快到稻城探奇去了。我够没出息,一心挂念着要尝正宗川味的酸菜鱼和鱼香肉丝,结果吃到了鱼香肉丝,确实比沪杭的美味,满意。吃完匆匆奔赴机场,午夜十二点,回到家里,沐浴更衣,香甜入睡。(OVER).

上一页:<< 九寨沟旅游指南-九寨沟银冬不封山:冬游九寨攻略
下一页:游记:黄龙,遇见你我没有错 >>
  • Technorati Search Ping.该日志的引用地址:
  • http://blog.cjzg.com/trackback.php?id=45

发表评论:

名称(*)

邮箱(*)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Copyright © 2004-2011 CJZ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Dongjin Net

版权所有:九寨沟旅游 . 网站ICP号:蜀ICP备11011674号 九寨沟天堂旅游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