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我把爱情遗失在九寨沟

  金秋10月的九寨沟,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然而,如果没有亚纪,我恐怕也就跟往常一样,巴不得快点把这帮客人送走了事。作为一个职业导游,对眼前的美景早已见惯不惊了,谁会对那些树啊,水啊大惊小怪的。亚纪改变了我的心态。她把我从导游变成了游客,不,比游客还要激动。眼前的一切跟往常没有两样,可今天看上去就是不同,美!迷人!
  亚纪是日方的领队,一个乖巧可人的日本小姑娘。刚出机场时,她就把她那张红扑扑的脸蛋印到我的心里去了。接下来,我感到我工作的特别卖力,对客人似乎总也有讲不完的话题,客人的笑声也连连不断。

  就这样到了九寨沟。这时,客人们对我的瞎扯似乎一下子没了兴致,纷纷把脸转向窗外,有几个干脆站了起来,一阵阵“哇---”“啊---”的惊叹声响彻了车厢。亚纪也象个孩子似的,嘴和手都没闲着,嘴里哇哇叫个不了,手在东指指,西指指,引得客人们的脑袋象拨浪鼓一样转个不停。还没进沟呢,就这样激动,进了沟,看你们会美成什么样子?

  一天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夜晚,独自来的宾馆外面的小河边,望着天上的星星发呆。这时,一个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不睡吗?”——是亚纪!

  “我陪客人转街去了,瞧,买了这个---”她把一张藏族女孩子的红围巾往肩上一围,“路过这里,就看见了你。”

  “是吗?我,我----”我竟然语无伦次起来。

     明天,一早醒来,天气出奇的晴朗。

  客人们打扮得姹紫嫣红。我象带了群蝴蝶,浩浩荡荡向沟里进发了。亚纪在最后,肩上披着藏族女孩的红围巾。

  一进了沟,车里果然立刻砸开了锅。日本人的脸,在全世界向来以呆板木纳著称,就是长脚蚊子叮咬,肌肉也不会动弹一下,横路晋二,就是样板,可是,这群日本人却仿佛一下子推翻了这个流行的观点:你看他们的脸,表情竟然有那样的丰富,就是达芬齐见了恐怕也要发愁,这些脸可怎么画啊?蒙娜利莎无非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似笑非笑而已,而眼前的这些脸,竟然张张都那样的不同。有的脸不见了,就剩一张张开的大嘴,有的眼睛没有了,只剩一条小缝,还有个老头更绝,舌头快搭啦到肚鸡眼上了----

  可是,我对这些脸却没有研究的兴趣,我只注意到车箱最后面一张脸了。那张脸,如3月的桃花,啊不,桃花哪有那样的灵气,比起那张脸来,老虎海对面那棵枫树上让客人们惊叹不已的满树红叶,黯然失色。

  车到五花海了。客人们一起下车,沿着林间栈道缓缓前行。

  不知不觉间,亚纪赶到了我的身边:“别老看着我,客人会笑话你的。”说完,站在路边,等客人走完了,又落到了最后。

  是吗?我看了你吗?没有啊----我在心里狡辩,脸肯定赛过了林梢的红叶,幸好没人看见。

  五花海的水透明得让人心醉。一群群的高原无鳞鱼象在空气中游动,无依无傍。绿色的水草,只在鱼儿游过的时候,舒展一下哦娜的腰肢,又恢复了安详。远处的湖面,五采斑斓,秋日的阳光撒在湖面上,立刻幻想化成舞蹈的星星。湖对面的山林,红绿相映,重重叠叠,有如天上的红霞也流恋人间,把家搬来了九寨沟

  这秋天的九寨沟啊---象个盛装的新娘!新娘,想到新娘,思絮又无来由地牵到了亚纪。赶紧快步走到一个客人身边,装模做样地建议这里拍红叶最好,那里拍湖光更妙,好赶走心中的漪想。
上一页:<< 九寨天堂发现大熊猫
下一页:美丽花湖 花香幽幽,一湖碧水映红霞 >>
  • Technorati Search Ping.该日志的引用地址:
  • http://blog.cjzg.com/trackback.php?id=36

发表评论:

名称(*)

邮箱(*)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Copyright © 2004-2011 CJZ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Dongjin Net

版权所有:九寨沟旅游 . 网站ICP号:蜀ICP备11011674号 九寨沟天堂旅游博客